医保报销将迎来重大变化

使用范围拟扩大至家属,门诊费用拟纳入报销

早在11年前,2009年两会时期,时任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院长俞光岩称,个人账户只能给自己用,缺少一点“同舟共济”的味道,而且不住院还用不起来的限制,使得个人账户的余额大大积淀,没有真正发挥其作用,“尤其在家庭成员中间,有的人经常生病钱不够用,而有的人积了好多钱却用不起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账户上的钱想救急也救不起来!”

半米见方的党务公开栏醒目悬于大厅,几十张党员信息卡拼成的干部精准管理公示栏贴满整面墙壁,一行行民主评议分数反映着不同党员日常工作成效。

“能人”引路:黑土滩变身绿草原

“资源”铺路:红色产业搭建“致富车间”

着红军服、走长征路、吃红军餐、演结盟剧。

俞光岩当时建议,基本医保可以建立“家庭账户”,家庭直系亲属之间,基本医疗个人账户上的钱都可以通用。

长期以来,我国职工医保个人账户资金使用效率较低,造成资金的浪费。医保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个人账户累计结存已达8426亿元。

按当下规则,门诊起付线为1800元,职工每年门诊累计花费超过1800元以上的部分才能报销,改革后,不仅这部分费用可以报销,门诊常见的小病也能纳入医保统筹基金支付范围。

在村党支部的领导下,党性教育不断做大做强的同时,产业兴村也成为每位彝海村民的共识。

增强门诊共济保障功能。建立完善普通门诊医疗费用统筹保障机制,从高血压、糖尿病等群众负担较重的门诊慢性病入手,逐步将多发病、常见病的普通门诊医疗费纳入统筹基金支付范围。普通门诊统筹覆盖全体职工医保参保人员,支付比例从50%起步,随着基金承受能力增强逐步提高保障水平,待遇支付可适当向退休人员倾斜。针对门诊医疗服务特点,科学测算起付标准和最高支付限额,并做好与住院支付政策的衔接。

更多的钱划入医保统筹基金,门诊的报销待遇会更好

除了结盟新寨,1600平方米的结盟广场、4处旅游接待服务“彝家乐”、农民夜校、结盟新寨幼儿园、医务室等配套设施也已建设完毕,成为彝海结盟红色旅游的重要构成。

门诊共济保障有啥好处?

85年前,红军和彝族群众在彝海结盟写下民族团结的佳话;85年后,冕宁县深挖红色资源,开展红色教育,打造出了一批叫得响立得住的红色产业。

村党支部书记马强瞅准时机,决心将这片土地上的红色资源整合,转化为村民致富的“聚宝盆”,也为红军精神和民族团结的传承搭建平台。

● 单位缴费拟不再进入个人账户

● 普通门诊费用也可以报销

国家医保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普通门诊医疗费用可报销,探索扩大门诊慢特病范围,门诊可以开展更经济、方便的特殊治疗。

根据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的2019年全国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9年参加职工医保32925万人。

而非常关键的是,并不会多交钱。

2016年,他带领牧民建成格多村饲草种植基地,引导全村188户603人通过草场入股等形式率先在全乡开展人工种草实验,现已拥有草场面积达6000亩。

根据基金承受能力,各地可探索逐步扩大由统筹基金支付的门诊慢特病病种范围,将部分治疗周期长、对健康损害大、经济负担重的门诊慢性病、特殊疾病医疗费纳入统筹基金支付范围。对部分需要在门诊开展、比住院更经济方便的特殊治疗,可参照住院待遇进行管理。随着门诊共济保障机制逐步健全,探索由病种保障向费用保障过渡。

并且,生活中还常常遇到门诊看病医保卡不够刷、小病住院大治的尴尬局面,甚至有病人为了报销去住院,其实就为了吃药。

改革后,单位缴费部分放到医保统筹基金,不再划入个人账户,而个人缴费的部分仍然计入个人账户。

以基层党组织为核心,以自治为主体,以法治为准绳,以德治为基础的“一核三治”村治理体系,不仅是曲库乎乡着力推动“后进变先进”的工作抓手,也为基层社区治理提供了示范样板。

改革后,则转向既重住院也重门诊,大病小病都要保的特点。使基本医疗保险由“保大病、保住院”的单一保障模式向“门诊、住院保障兼顾”的全面保障模式转变。

以2019年的数据为例,当年,职工医保的住院政策范围内医疗费用报销比例达到80%以上。

征求意见稿也给出答案:

改进个人账户计入办法。科学合理确定个人账户计入办法和计入水平,在职职工个人账户由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计入,计入标准原则上控制在本人参保缴费基数的2%以内,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计入统筹基金。

一人医保,全家使用:医保个人账户可支付配偶父母子女等就医费用

也就是说,当期会有更少的钱划入个人账户,更多的钱划入医保统筹基金,而保障门诊报销待遇的,正是医保统筹基金。

改革后,支付范围将扩大到参保人的配偶、父母、子女的费用。

故事还得从格多村党支部书记多布旦讲起。

改革后,支付范围扩大将使因资金沉淀导致的医保套现问题也得到缓解。

“之前,周围的山坡都是裸露的黑土,水土流失严重。”68岁的多布旦比划着远处的山坡说道。顺着多布旦手指的方向望去,群山下满眼绿意,牦牛四散,很难想象这片生机之地曾经满目疮痍。

小病慢病都能报,门诊费用拟纳入报销,报销比例50%起步

个人账户主要用于支付参保职工在定点医疗机构或定点零售药店发生的政策范围内自付费用。可以用于支付职工本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在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就医发生的由个人负担的医疗费用,以及在定点零售药店购买药品、医用耗材发生的由个人负担的费用。探索个人账户用于配偶、父母、子女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等的个人缴费。

同在2009年,江苏就已开始对“医保家庭账户”进行试点,拓展个人账户功能,扩大医疗保障范围等。此外,盐城2008年出台的个人账户可以给亲属交医保;广东在2009年出台个人账户给直系亲属交医保;苏州在2016年出台个人账户金额可转入“健身卡”;宁波在2016年开始,医保个人账户历年余额能给近亲属使用。

“青”“川”两省自古多民族聚居,是各民族交流交融重地,也是中华民族团结融合的缩影。近日,“民族团结党旗红”主题采访活动走进青海和四川,记录少数民族地区社会治理的变迁,见证党建引领下的民族团结成就。

走进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曲库乎乡党政办公大楼,基层治理中精细化工作成效处处可见。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一核三治”党建之策。

除了可使用医保支付人群的范围扩大到家属,可使用医保支付的诊疗项目范围也大大拓宽。

彝海之畔,彝海结盟纪念馆、彝海结盟纪念碑相继落地,更有全国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接受红色教育,彝海结盟的故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根据征求意见稿规范个人账户使用范围部分:

从2014年至2019年,他和牧民在黑土滩上累计种草达到660多公顷。鼠兔少了,牧草多了,牛羊肥了,多布旦真正成为了“富给群众看,带着群众干”的致富领路人。

当年,彝海的一汪碧波见证了昔年红军将领与彝族头人“歃血为盟”的传奇佳话。今天,它再一次见证了彝海人民弘扬长征精神,大力发展红色产业,实现脱贫致富的转变。

● 个人账户使用范围拟扩至家属

自我国职工医保制度建立以来,其都是以保住院、保大病为重点,为住院、大病提供相对较高的待遇保障。但日常生活中“小来小去”的门诊保障则比较薄弱。

实际上,“医保全家共用”的构想和实践都并不新鲜。

关键词“门诊共济”出现了。

多布旦播种下的不仅仅是草籽,更为牧民们种下脱贫致富的希望。

国家医疗保障局待遇保障司副司长樊卫东介绍,个人账户的已有积累部分仍归个人所有,不受影响。改革后,不仅医保待遇不会减,同时也不增加个人缴费。

改革前,参保人个人账户的资金只能用于支付参保人在定点医疗机构、零售药店发生的政策范围内自付费用。

“政策”指路:党建工作汇成“一盘棋”

“‘一核三治’党建项目开展后,党建工作汇成‘一盘棋’,大党建格局逐步成型,基层党组织核心引领作用日益彰显,群众‘自治’下老百姓参与感不断增强,‘德治’教化下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法治’约束下社会秩序和谐稳定。”曲库乎乡党委副书记马晓芸向记者介绍。

从多布旦的回忆中得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越来越多牧民携牲畜迁入这里,再加上鼠患对土地的破坏,格多草原的生态承载力逐年下降。

但此次,新改革带来的利好,将不只惠及这3亿多职工医保参保人,还将惠及这些参保人的家属。

四川,横断山脉南麓,万山峥嵘,峻岭处凝聚党群情。

“彝家新寨是村民搬迁后的新住所,也成为彝海村开展红色旅游的待客厅。”马强指着远处排列错落有致的红瓦新房告诉记者,“我们将红色文化与本民族文化相结合,组建了‘彝之旅’合作社,主打红色旅游。现在,家家参与、户户争先,产业‘致富车间’热火朝天。”

近40年时间,格多草原经历了一次由“黑”到“青”的转变。

作为党性教育的一部分,亲身体验和感受红军生活已成为四川冕宁县开展党员教育的一大特色,“彝海结盟党性教育”品牌正在做大做强。

新时代大讲堂定期向党员群众宣传党的各项政策,村民上党课、知政策有了百姓课堂;社会事业服务中心坚持在工作中聚民心,这一“心家园”让群众倍感暖心;智慧党建云平台依托信息技术主打“指尖上的党建”,成为支撑基层党建工作的信息汇聚中心……

中国劳动和社会科学保障研究院研究员王宗凡表示,门诊通常是常见病、多发病,过去认为这些病负担小,个人负担得起,但现实并不是如此,比如肿瘤的放化疗、器官移植门诊抗排异、白血病治疗等,所花费用往往比住院更高,负担更重。

8月26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在官网发布了《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向全社会征求意见。

依托县域红色资源,冕宁县多层次全方位突出党性教育,让理论与实践结合、历史与现实结合、现场体验与课堂教学相互补充,满足了新时期党员干部党性教育的新要求。

征求意见稿给出了具体方案: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敢于担当,一定要把格多草原上的这片‘癞疮疤’治好”。面对千疮百孔的草原,多布旦立誓要还高原本来的模样。

实践经验也已经证明了方案的可行性。

“一核三治”党建之策给基层社会治理带来实实在在的变化。

从种草选籽到栽种育苗,从机器使用到器械维修,多布旦亲力亲为,犁开了自己的一片黑土滩搞起了“试验田”。2012年他为了筹措资金更是卖掉自家牲畜,在专家指导下,一口气种下上千亩经过良种选育的高原燕麦草,黑土滩终于吐露新芽,多布旦成功为牧民趟出了一条生态脱贫路。

更多的人使用、保障更多的医疗场景,医保待遇会变差吗?

如果用一个生活中的场景介绍这次变化,就是,今后爸妈看门诊小病,也能刷我的医保卡,不多缴费,还能享受更好的待遇。

但支付更好待遇的资金来自哪儿?

征求意见稿的关键词是门诊共济,根据征求意见稿,我国职工医保将迎来至少3个重大变化:

“以前生病了能怎么办?还不是自己一个人扛,出趟门都没有好走的路。”回忆起脱贫前的生活经历,建档立卡低保户夏毛措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多年前丈夫去世后,生活的重担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如今,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当地干部不仅帮助她翻新了房子,更是带她去乡里和县里的医院看病。“党和国家的政策好,保障了我们的生活,感恩党、感恩政府的关怀。” 看着家里的新摆设,夏毛措不断向记者重复着这句话。

过去,医保个人缴费的2%和单位缴费的30%计入个人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