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通过社交媒体转发了一条新华社视频故事“护士妈妈”。谭德塞写道:医卫工作者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承受着最大的压力,这段感人的视频展现护士拯救生命的爱与力。我们比以往更需要团结一致。

新华社视频“护士妈妈”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安徽一个家庭的成人均因被确诊新冠肺炎住院治疗,已是密切接触者的一婴一幼无人照料。当地医院6名护士担当“临时妈妈”,给孩子冲奶粉、换尿片、洗澡、洗衣服……像妈妈一样。

2月份北美半导体设备制造商的销售额,无论同比还是环比均有增长。去年2月份的销售额为18.8亿美元,今年2月份的23.7亿美元较之是增长26.2%;今年1月份为23.4亿美元,环比增长1.2%。

“2020年2月15日,风雪领物人。提灯者,愿你三冬暖,春不寒。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2月15日下午五点,对面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送来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神志不清且烦躁不安,氧饱数据显示极度缺氧。医生初步诊断,还有肠梗阻,情况不妙。六点不到,进隔离区接班。上一班的小姐姐已经建好静脉通道,两条。接好心电监护,装好高频氧机,上好导尿管,还做了适当约束。一顿操作猛如虎,短短半个小时,患者脱离了生命危险,妥妥的。”

海淀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医院感染病房向康复患者进行新冠肺炎恢复期血浆捐献的相关知识宣教,征求了患者本人的意见,汪先生第一个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我们能够携手并肩对付一个共同且危险的敌人吗?还是我们任由恐惧、怀疑和非理性左右,四分五裂?”

捐献血浆时,汪先生主动挽起袖子,没有任何紧张感,用他的话说,“就抽这点血真的不算什么,愿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更多的感染患者。”

“护士学历参差不齐,性格千差万别,我们接受不同的声音。疫情过后,恳请大家正视我们这个群体。我们绝不是底层的‘万金油’,而是拥有一身本领舍己救人的中流砥柱。我们不需要赞美,只想得到应有的尊重。”

“艳阳下大武汉一角,孤独而沉默。一群‘提灯姑娘’日夜奋战,请相信,胜利就在不远的前方。”

“三人小组的两位上海支援队小姐姐。几轮班上下来,我们竟有了相见恨晚的默契。分工协作,相互体谅。战地玫瑰,不论地域,在哪里都能分外芳香。”

谭德塞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我对中国的称赞是实至名归的,我还将继续赞扬中国。我会称赞任何从源头上大力抗击疫情从而保护本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甚至不惜付出巨大代价的国家。”

海淀医院是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治的定点医院。近日有多名符合捐献条件的在院患者同意血浆捐献,他们都表示,虽然患病,但是非常感谢医护人员的照料,也希望康复后能帮助到更多的感染患者。(完)

“拉心电图,本应是功能科技师的特长。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所有护士都会了。疫情来了,常规每个病人都需要做心电图。正好我们都会,又减少了一批人进入隔离区。日复一日的工作,我们硬生生把自己打造成了‘万金油’。”

他是海淀医院首例同意进行新冠肺炎恢复期血浆捐献的康复患者,经评估符合捐献要求后,于2月20日在湖北大厦隔离点进行血浆捐献,整个过程从提出申请到采集完成仅用了24小时,流程高效顺畅。

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总裁兼CEO Ajit Manocha表示,北美半导体设备供应商2月份的销售额,延续了2019年12月份以来的强劲增长势头,虽然当前的环境不太乐观,但今年的月度订单仍高于2019年。

20日,新冠肺炎治愈患者汪先生成功捐献了自己的血浆。陈杭 摄

“一起共事多年了,疫情当前,持续并肩。我们是同事,是战友,是家人。相比聚少离多的亲人,我们在同事身上倾注的感情会更多,会更深。我们都要好好的。”

去年,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确定2020年为国际护士和助产士年。全球共有2200万名护士、200万名助产士,占医卫工作者总数一半。

↑穿着防护服,搭床棉絮就睡了

↑医护人员工作一天后浮肿的双手

↑长时间戴口罩工作,他们留下了“英雄的痕迹”

“近期收治患者年龄偏大,病情也更重了。接触到体液分泌物会更多,于是在防护服外面套上了隔离衣。可以说武装到牙齿了,然而我们当中依然有人不幸中招了。说好的不哭,依然忍不住暗自落泪。姑娘别哭,我们是‘提灯者’,脚下一直会有光明。”

“图上高高瘦瘦的机器,好多人可能不太认识。我们叫它高频吸氧机,是一种新型高流量高浓度吸氧装置。是本次新冠肺炎救治中的明星产品。用到患者身上,我们只需要不到一分钟。为什么是我们在一线持续抗战,因为我们时刻准备着。这个机器、这项技术,我们已经用了好几年。”

同是护士的吴静,分享了一篇工作手记《提灯姑娘》。这位武汉金银潭医院新冠肺炎隔离病区南四楼护士长重温着“提灯女神”南丁格尔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