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84家公司被列入加班黑名单 为何996工作制爆发?

所以在此不由的提出一个疑问,除了加班有什么什么更好的方法可以激活员工内在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全域旅游才是对“我想回家”的最好回应。不必讳言,如果全域旅游始终停在纸上,那就很难破解“后悔游”的宿命。

21 世纪,管理学进入了大变革的时代,一切都在变,包括日新月异的研究对象、今非昔比的核心逻辑与改弦易辙的哲学指导思想。

996被大家频频提及的背后,隐藏着员工对这种制度的不满与诉求。

作者:戴天宇,北大汇丰商学院教授、中国企业管理制度设计学创始人。

新时代,需要新的管理制度

而且对于一些创新型企业来说,相比于员工的效率,更看重员工的创造性。

发展旅游并不是一件容易事,远远不是仅有资源就行,还对景区和城市的软实力提出了挑战。拿节假日期间的停车吃饭来说,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就会极大地影响游客体验。一些景区和城市,在硬件和软件上都存在不足。当然,也有一些城市做得较好。比如这个“五一”小长假,历史文化名城扬州再次唤醒了包括政府机关食堂在内的公共资源,赢得一片叫好。如果全链条都能体现以游客为中心,游客体验度肯定会好得多。

“996”工作制,即每天早上09点到岗,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996”工作制的周工作时间最低为72小时。

所以当时的管理者崇尚加班,因为都是机械性劳动,也不必在意员工的创造性。

传统的管理思路,无外乎是聘请一些职业管理精英,对员工进行指挥、协调、监督、检查和控制,也即“他管理”。

全域旅游,也体现在市场服务上。相对于过去,现在旅游接待能力大大提升了,可人们的出游热情也更高了。文化和旅游部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假日期间,全国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1.95亿人次,按可比口径增长13.7%;实现旅游收入1176.7亿元,按可比口径增长16.1%。有一些问题平时还沉没在水底,可到了节假日,完全爆发出来。有些景区,有些城市,交出的试卷并不漂亮。

一句“我想回家”,击中了无数人的痛点,引发了无数人的共鸣。其实,这已经是老话题了,这样的场景早在预料之中。一直有人感慨假日游已经成了“后悔游”,“路上2小时,看景5分钟,上个厕所排队半小时”,可谓是“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回到“全域旅游”上来。

“五一”假期期间,一段小视频在各平台走红,视频中一名男子在重庆磁器口的人流中大喊“我后悔了,不想出来玩了,我想回家”,随后,很多人使用这段音频配上了各自在旅途中遇到的拥挤的人流。拍摄这段小视频的当事人表示,没想到自己会用这样的方式“意外走红”,“出去玩总体来说还是让人心情愉快的,但是以后假期的旅行可能会倾向于选择近郊游。”

一些先知先觉的企业率先开始了新的实践探索,譬如海尔集团。当许多企业还在屁颠屁颠地学习海尔“日事日毕、日清日高”的 OEC 管理模式时,海尔却在管理上进行了否定之否定,转型成为“人单合一”的创客平台,以员工的自主经营为主线,构建起一个企业搭台、员工唱戏的生态圈。

消费升级的到来,给全域旅游带来了巨大发展机遇。目前全域旅游已经破题,不少地方都有自己的“盆景”,比如重庆磁器口小视频拍摄者提到的“近郊游”,在不少地方形成了看点。但总体来看,全域旅游发展得还不够,盆景多风景少,不能充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需求。全域旅游,不仅是产品丰富,还要符合高质量。对标高质量发展,开发更多富有吸引力的旅游产品,让人们不必东奔西走,已然提出了现实要求。当然,也给旅游带来了巨大机遇。

管理的最高境界是无为而治,无为而治的理念核心正是自组织、自管理。“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自组织、自管理,正是给员工们留下自由发挥的空间,依靠员工们的自觉自愿,自己激励自己、自己约束自己、自己主动协助同事,各司其职、齐心协力,实现组织的目标。

因此,我们不能再用老的机械眼光去看待企业了,不能再用“标准”、“规范”、“统一”等机械模板去塑造员工了,要用开放包容的大视角,将企业看成是一个姹紫嫣红的生态系统,不同年龄、脾气、秉性、爱好的各色人等,从天南海北汇聚在一起,既有栋梁之材,也有杂花野草,人生观有代沟没关系,价值观不一样没关系,在矛盾、冲突中走向生态融合,最终形成一个多物种并存的社群生态圈。

他自己管不好自己,你才需要管他嘛,没有自管理,哪来的他管理?为什么我们不返璞归真,立足自管理,构建自管理,而非要舍本逐末,舍近求远,去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强化他管理呢?

这是因为:没有什么激励,比自己激励自己更强烈,没有什么约束,比自己约束自己更牢靠,也没有什么协调,比自己协调自己更有效。人不管、制度管,自己管、管自己,管得少、管得好。

如果仅仅依靠强硬的管理强迫员工的意愿,结果往往适得其反。如果不是在有固定效率的生产线,加班就是浪费企业资源及打击员工忠诚度。

全域旅游,首先体现在市场供给上。旅游市场,存在着严重的“贫富不均”现象,各个景区的拥堵指数不尽相同。有的景区“到处是人”,有的景区“看不到人”。目前发生的拥堵,基本集中在一些处于头部位置的知名景区,有些景区甚至已经开启了“限流模式”,但还是挡不住热情的脚步。我们国家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如果处于金字塔底层的景区,能够“站起来”,则能有效起到分流作用。不同景区的不同境遇,固然有“天生禀赋”,但与后天努力也有很大关系。

现代管理学发端于上世纪初的机械化大生产时代,不可避免地打上了深深的机械烙印,注入了浓浓的机械思维,所谓的管理五大职能——计划、组织、指挥、协调、控制—— 全都与机械有关,奉为圭臬的管理原则——标准、规范、统一、精细、精益——全都是机械逻辑,甚至还号召员工当好“螺丝钉”。

但是,所有对人的管理,其起点一定是被管理对象的自我管理,他自己管得好自己,你管他干什么?

关键词:制度主体;自运行机制;

新的时代,新的管理范式,需要新的管理哲学,即从当下的社会现实出发,不强求“人性善”,不苛责“人性恶”,但也绝不走分权对抗、制衡内耗的老路,而是要开辟第三条道路——如何通过精巧的机制设计,使性恶之人也能走向和谐统一,“人性虽恶,其利断金”, 最终达到无论善恶都能“和而不同”的管理境界,这是运用中国古代哲学智慧对西方现代管理学狭隘思维所做的升级改造。

人们平常说的管理,其实是指“他管理”——他管我,我管你,上级管下级,一级管一级;“自管理”是指自我管理——自己管自己。

全域旅游,还体现在市场配套上。旅游拥堵,并不是天天如此,主要表现在节假日。这也与人们集中选择假日出行有关。其实,很多人也知道假日旅游离不开堵,可是,错过了节假日也就可能错过了“大好风光”。而其对应的是,虽然总放假天数不算少,但能够出门旅游的机会并不多。拿带薪休假来说,已经推行了不少年,可依然得不到有效落实,在有些行业有些单位,更像是一个传说。解决这个问题,显然不是一个部门的事情。也涉及到劳动者的认识问题。

员工是螺丝钉,企业是机器,这就是现代管理学眼中的企业。可以这样说, 所谓的现代管理学,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就是一套机械思维范式。

但是机械时代渐渐远去,互联网时代快速来临,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 自我意识强烈、自我个性张扬的 90 后、00 后,还会甘心当好一颗颗不起眼的螺丝钉吗?